丰富且多元化的《唐吉诃德》

2015-2-2 11:16
查看: 1152

摘要 丰富且多元化的《唐吉诃德》。《唐吉诃德》是基于米格尔·德·塞万提斯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的四幕八场芭蕾舞剧,由莱昂·明库斯作曲,首演于1869年12月26日…… ... ...


         响板:

         在舞剧《唐吉诃德》中,我们常看到姬特莉(Kitri)手握着木片热情舞蹈。那么,这木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说到西班牙的艺术,不可不提弗拉门戈,它与斗牛并称为西班牙的两大国粹。弗拉门戈舞中有个重要的道具,就是姬特莉手中的响板。响板的英文名称是Castanets,又称“西班牙响板”,是西班牙、意大利等南欧国家以及拉丁美洲的民族舞蹈之中经常出现的一种竹木体鸣乐器。由一对手掌大小、贝壳形状的扁木片构成,两个木片上都拴有细绳,可套在拇指上。与大多数乐器不同,响板没有固定的音高,却可以表现出多种变化复杂的节奏,甚至可以用于独奏,音色清脆透亮。演奏时将两片响板像贝壳一样相对着挂在拇指上,用其他四个手指轮流弹击其中一片响板,使之叩击在另一片上发声。

         在交响乐、歌剧和舞剧音乐中,响板通常只限于伴奏具有南欧及拉美风格的音乐、歌舞。响板和舞蹈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优秀的响板舞蹈家可以把音乐,舞蹈,响板巧妙融合在一起,极具艺术魅力。

         扇子:

         除了响板,《唐吉诃德》中还有一个非常常见的舞蹈道具,那就是扇子。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叶,扇子在西班牙已使用得相当普遍,尤其是当地的女子,哪怕天气并不炎热,依然总是随身携带一把扇子,因为,对于西班牙人来说,扇子可不仅仅是用来凉快的,而是男女青年用来传情达意的重要工具。这种隐蔽而富有浪漫气息的习俗,造就了西班牙独特的“扇语”.19世纪法国作家戈蒂埃赴西班牙旅游后发表了一段真切的评述:“在西班牙,我从未见过哪位女士没有携带自己的扇子。扇子依附着她游走各处,甚至去教堂……西班牙女子把扇子摆弄得绝妙透顶;无论是打开、收拢,还是在纤指间移动,动作是何等的敏捷、轻巧,在她们面前,任何一位魔术师都会显得黯然失色。”

         斗牛舞:

         有人也许会发现,舞剧《唐吉诃德》中的有些舞蹈片段与剧目情节的叙述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人物也是可有可无,这也是舞蹈不同于文学作品之处,在舞剧中常有一些段落或体现民族风情,或辅助抒情,或炫耀技巧,以一种相对独立的状态出现。虽然这些段落不承担叙述的作用,却往往构成了剧目的独特风格,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唐吉诃德》中斗牛士的出现正是如此。斗牛舞来源与西班牙的传统运动“斗牛”,男士象征斗牛士,女士象征斗牛士用以激怒公牛的红色斗篷,所以女士有相当大的跳跃、旋转动作,男女动作都相当舒展、激烈,和音乐配合非常一致。有时女士也扮演牛的角色,用以表现和男演员之间,时而亲密,时而挑衅对立的状态。其中斗牛士的角色最为重要,因此“斗牛舞”也被称为“男人的舞蹈”。如今斗牛舞还演变成了一种竞技舞蹈,成为国际标准舞中重要的一种。

         舞剧的创作历史

         1869年编舞家马琉斯。 彼季帕托付给刘德维革。敏库斯(当时莫斯科音乐学院小提琴课的教授)一个任务,为舞剧“唐吉诃得”谱曲。剧本由彼季帕自己完成。彼季帕是法国籍,生在马赛,受教于自己的父亲G.A.Pitipa——有名望的艺术家,芭蕾编导兼教师;另外师从O.Vestris——皇家音乐院剧院著名舞者。1838年起登台,在波尔多、南塔、纽约和马德里等剧院担任舞者和编导职务。1847年起在俄罗斯工作。彼季帕严守哑剧和舞蹈穿插的程式规格,后者包括古典舞和性格舞。他的演出作品主要人物基本是用古典舞表达其情绪和感受。性格舞用来呈现生活上的和历史-社会背景的色彩,充任余兴表演的功能。1862年,彼季帕正式列名为彼得堡舞台的编导,而实质仍旧是个舞者,一直到当时编舞的第一把手圣-里昂离开俄罗斯为止。1862年和G.A.佐尔治合作“法老王的女儿”的舞剧脚本给彼季帕带来声誉。从1857年起,彼季帕几乎每年都有新创作的芭蕾舞剧出品。在1869年,彼季帕构思着一出新的剧本,取材自M.塞万提斯(1547-1616)的小说“唐吉诃得”(1605-1615),这不只一次被搬上芭蕾舞台:早在18时欧洲的多所剧院就已经有各个不同音乐家谱曲的同名剧目上演。但这并非取材自塞万提斯的名著,只不过从小说中大亨卡马裘的婚礼(伽玛胥的法文名字)以及关于姬特丽娅和巴希里欧(小说第二册的20和21章)。彼季帕也只采用这相同的段落情节。音乐很快地就写成,在1869年12月14日莫斯科大剧院推出这喜剧节目的首演,其中仅仅桃芯娘以纯粹古典舞呈现,其他剧中人物全部用性格舞表演。1871年彼季帕为了此剧在首都大石剧院(译者注:圣彼得堡马林剧院的前身)的演出,将此芭蕾重新制作。

         “唐吉诃得”是彼季帕的杰作之一。因为编舞家曾走遍西班牙的许多城镇,浸淫在这个国家的传统风俗和舞蹈精神之中,才能把这些丰富而多元化的民族色彩呈现于舞台上。当年塞万提斯曾就西班牙的民间舞蹈,这样写道《简直就是〈。..〉欢乐的化身,活泼它自己在雀跃着》。是像彼季帕这样的大师才有能耐,让这样的欢乐和活泼在舞台上体现出来,创作如此鲜活的节庆般地节目,永远流传在古典芭蕾的剧目里。可是它的后续发展历程,相当复杂而且不明确。我们只知道在1900年有位年轻编舞家推出了新的版本,他是刚从彼得堡剧院学校毕业的阿列克三得。郭尔斯基(1871-1925)。郭尔斯基到底采用了多少彼季帕的编舞内容?不得而知。可是彼季帕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悲哀的提道,郭尔斯基冒用了他的节目当成自己的作品。有部分研究学者认为,现存的,所谓郭尔斯基的版本,其中属于彼季帕的成分应该占百分之七十。


友荐云推荐

舞蹈知识